河南快3中奖规则

2018-09-08 14:48:22

  原标题 专访斯蒂格利茨:透析贸易战,中美如何解决各自问题

  中国和美国都一样,需要管理好现在和将来的挑战

(生活在纽约的斯蒂格利茨非常享受这座城市。纽约一直在应对城市发展中面临的各种问题,在斯蒂格利茨看来,中国和美国都一样,需要管理好现在和将来的挑战。图/AFP)  (生活在纽约的斯蒂格利茨非常享受这座城市。纽约一直在应对城市发展中面临的各种问题,在斯蒂格利茨看来,中国和美国都一样,需要管理好现在和将来的挑战。图/AFP)

  2018年的春天是个多事之春。3月初,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对美国的钢材和铝材进口分别征收高达25%和10%的关税。特朗普举起大棒,意在惩罚那些利用美国开放体制占便宜的国家,但人们都知道他真正聚焦的是中国。

  3月中旬,中国作为靶心变得越来越清晰。先有加拿大和墨西哥在宣布开征钢铝新关税政策当天拿到30天的豁免期,后有欧日韩谋求关税豁免。紧接着,美国媒体直接点了中国的名,说特朗普的下一步动作可能向中国进口进一步施压,力争将两国间的贸易失衡减少1000亿美元。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预计,特朗普政府正在从传统商业领域着手解决长期影响美国竞争地位的问题,其核心将指向中国的产业政策。

  特朗普政府酝酿的针对中国的各种措施陆续通过小道消息传出,对中国制品征收的追加关税数额不尽相同。但报复举措的目标都是一个,即美国政府认定的中国违反了美国的知识产权法,不公平地施压美国企业要求其转移技术。知情人士称,美国政府估计,强制性的技术转移令美国企业每年损失300亿美元。数月来,美国政府一直在编制一份报告,列出支持上述指控的证据。据说,美国政府考虑的措施包括针对每年至少300亿美元的一系列中国产品加征关税,收紧中国在美投资限制,限制中国学生、学者和管理人士访美或学习的签证。

  在大洋彼岸,中国则正处在“两会时间”,一系列旨在推进党和国家的机构改革,克服发展面临的障碍和弊端的举措陆续出台,中国将迈向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新阶段。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是为数不多能把中美贸易、全球化、中国改革等众多头绪厘清的人之一。3月13日下午,斯蒂格利茨讨论完他即将开始的亚洲之行后,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办公室里接受了《财经》记者的专访。

  斯蒂格利茨认为,在中国经历了40年的改革开放后,反全球化、人工智能以及去工业化等新问题进入人们的视野。在特朗普的一系列不按常理出牌下,现在可能会成为美国的转型时刻。而中国的一个主要问题则是过度依赖债务来刺激经济。

  生活在纽约的斯蒂格利茨非常享受这座城市——良好的公共交通,很多角落都有一个水果摊,每个社区都有农贸市场,这些都让他心情舒畅。纽约一直在应对城市发展中面临的各种问题,在斯蒂格利茨看来,中国和美国都一样,需要管理好现在和将来的挑战。

  美国优先=美国有问题

  特朗普对全世界的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新问题,反全球化也是一个新问题。美国没能很好地管理全球化,现在的局面是对这个失败的一种反映

  《财经》: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在这个历史节点回望过去,中国做对了什么?

  斯蒂格利茨:中国做对了很多事情。在广泛的哲学意义上,渐进主义的政策、“摸着石头过河”的理论策略,是绝对正确的。它使得创造力大量迸发,同时避免了意识形态的纠结。比如,通过转向个人责任制,而免于卷入到土地私有化的辩论漩涡中;通过实行价格双轨制进行转型;对乡镇企业具有独创性的扶持和重视,引入了竞争机制,但又未把私有制提升为注意的焦点??这些都是做对的事情。我认为中国对外部世界的开放,包括派数十万人到国外学习也是变革性的;邀请外国公司以中外合资、中外合作企业等方式来中国,便于中国学习国外的技术和管理也至关重要。这些策略帮助中国在不同的阶段发展。

  《财经》:你提到“摸着石头过河”。对邓小平的这一提法人们有不同的解读,你的理解是怎样的?

  斯蒂格利茨:我理解它是与计划经济的模型相比照的。计划经济的模型是提供一个假设的框架,认为你知道未来发展的路线,并由此提出规划和实施步骤。“摸着石头过河”则承认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寻,只有大方向却不知如何抵达,所以要非常务实地探索、解决所遇到的问题,就像中国在社会保障体制和其他许多领域做的那样。

  最初没人能料到城市化的速度有多快。记得20年前,人们还在争论城市化是否违反了中国农村的发展战略。今天看来这样的辩论似乎是荒谬的,但在城市化的最初阶段就要“摸着石头过河”。

  《财经》:今天还有必要“摸着石头过河”吗?

  斯蒂格利茨:非常有必要,因为有很多新的问题出现。

  《财经》:哪些新问题呢?

  斯蒂格利茨:特朗普对全世界的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新问题。反全球化是一个新问题。人工智能是一个新问题。去工业化是一个新问题。

  《财经》:说到反全球化,特朗普指责WTO是一场灾难,WTO让美国几乎不可能良性地发展贸易。中国在2001年正式加入WTO,得以快速分享全球化红利,在国际市场上迅速成为重要一员,中国是WTO的最大受益者吗?

  斯蒂格利茨:中国显然是WTO的一个主要受益者。虽然深度不够,但中国在加入WTO之前就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与美国经济接轨。在中国入世之前,美国要年度审议给中国“